【我的名字・方齐智】手心的力量 抓紧槓铃为300磅重新定义 

在每个界别,总有些名字,街知巷闻。

但有些人,名字不响亮,做的事情亦不普及。在香港体坛亦然,惟看不见,非不存在。

这些名字,却值得香港人一一记住;今次让我们认识香港健力代表方齐智。

若香港铅球代表杜婉筠在上一篇为「力与美」的「美」重新定义,那么,这一次健力港将方齐智(Raymond)的体重数字,赋予的是创造香港纪录的力量。

访问拥有10项香港健力纪录的方齐智,其实是先看中了他的身形:140公斤、约300磅的他,外形相当瞩目,连健身室内的其他选手都不及他。由小到大都摆脱不了肥胖的基因,小六时已130多磅,中学达200磅,出来工作后「稳步上扬」,现在已接近300磅。

常规训练在湾仔运动场的举重室进行,在这个仅得200呎的狭小空间裏,放置了数部健力器材、槓铃和铁饼,还有书桌与储物柜,乱中有序,很大块头的他与普通大块头的健力选手们在器材间拥塞,以个人力量抗衡地心引力、突破并推爆人体重力极限。

方齐智,香港健力10项纪录持有者,组别是120公斤以上级别赛事。(叶诗敏摄)

湾仔运动场的举重室位于停车场入口右边,平日很难发觉原来小屋内是健力练习室。(叶诗敏摄)

健力与举重

举重室很吵,时而听到运动员练习时使劲推举槓铃而发出的「咤!」叫喊声,很多时是槓铃掷地的呯呯声,身处这裏看到手紥腕带、身穿装备衣的大家各自修行、装上铁饼、推举槓铃,有点被民间低调高手包围的感觉。

拿着摄录机跟着他在挤拥的举重室于器材间游走,听他耐心解释如何发力。力大无穷的方齐智说话轻声细语,即使只隔一个身位都难以清晰听到他说话。访问时曾被他纠正了数次,原因是我经常把「健力」讲错成「举重」,他也知道很多人都会把两项运动混淆,甚至不太多人知道有健力的竞赛。

在正式练习卧举前,Raymond先做各样的力量训练。(叶诗敏摄)

健力虽也源于举重,但分成深蹲、卧推、硬拉三个项目,比赛时分成不同重量级别逐项比较重量,统计总成绩。(叶诗敏摄)

练下去的动力

「健力不是槓铃过头举起的举重,健力包括深蹲、卧推举及硬拉3组动作,全身肌肉都需锻炼到。」别看他「肥尸大只」,身上囤积的一层层脂肪之下,却是藏有厚实的肌肉。

36岁的Raymond从小便爱打篮球,7年前时因打球累积的伤患,便转投可长期发展的运动,「想找一些年纪渐大都保持到身体健康的运动,上网找到健力总会的训练班,便一直到现在。」喜爱运动的他以前曾做过健身,练过推举和深蹲动作,去总会学习到正规的动作后,能够做到的成绩更加好,便有了继续练下去的动力,「想看自己能做到几多,每次去比赛突破到成绩都很有满足感。」

「玩健力后虽然重了,但感觉是觉得自己瘦了,没以前那种鬆泡泡、累赘感觉。」(叶诗敏摄)

每一次的进步,都是在一个低沉后升回来。
香港健力代表 方齐智

一个人的奋斗

在短短半年学到卧推举便参加比赛,以121公斤体重举起130公斤的槓铃,首次比赛就打破了香港纪录。「深蹲推到307.5公斤、推举272.5公斤、硬举是245公斤。」从他口中说出来像是很平常的事,可是现时推的重量已比当年多1倍,去年曾以体重137公斤卧推起272.5公斤。

香港120公斤以上赛事的健力运动员只有他一人,超过120公斤的界线,选手重量便没有上限,体重130、甚至200公斤的人也在同组竞争。健力需要用到全身的力量,Raymond自言从前没技术可言要靠死力,最深刻是在半年间由130公斤推到140公斤,让他明白到克服的过程不是白费:「卜教练要求我做好推举落点问题,那时改动作后只推到120公斤左右,到两个月后习惯了动作后,突然就能突破到自己成绩,推到140至150重量。那个经验是很深刻记住的,每一次的进步,都是在一个低沉后升回来。」

「见到好多力量型的运动员,铅球、铁饼的体脂都不低的,运动员身形不一定要是短跑那一类。」他说道。(叶诗敏摄)

有时学习了新动作后,未必立即做到最好,只要用内心克服,等自己熟习后便能发挥出来;是他在这细小空间经历过无数次自我质疑与挣扎后的体会。

由初时没什么技术用死力,到现在技术与力量俱备。「肥仔」、「大嚿」?他却能够把身上的脂肪与肌肉均用在对的地方。

300磅的「肥仔」?把身上的脂肪与肌肉用在对的地方就行了。我们眼中的肚腩,是展现力量的弧度。(叶诗敏摄)

认同300磅体重 衍生力量极限

身形庞大的忧愁,非所有人都能想像和体会。近似相扑力士的份量甚有压逼感,我们视作日常的事他「不能」做,人多的旺角闹市都不大会去,「有时我静静行路,有人回头看到我会被吓亲,我面无表情行过都会故意避开我。我很少去多人的地方,因我知道条街没足够空间让我行。」

不只是抱着百斤重走路,他连坐巴士也因座位狭小不舒适,而去考了电单车牌,「我身形如何扩展都好,在电单车上也没影响。」他从容笑道。

站在背后默默守护Raymond的叶永玉,投身健力近20年且是骨科专科医生,也是Raymond的动作分析员和心理调整师。(叶诗敏摄)

磅数重了 却感觉瘦了

与身上的脂肪紧紧相依成长,他或许讨厌世间塑造肥胖人士的各种标籤,但他至少不讨厌自己,更因健力而找到自我:「自卑是源于自己信心,我又不会说因为肥而自卑。我也很认同自己体重,如果要我变到像时下年轻人般好瘦,我宁愿选择现在的肥仔身形,因为更加能做到我自己锺意做的事,日常也很方便地用力量做到日常的事。」

他接触健力后增重了,「虽然重了,但感觉是自己瘦了,没以前那种『鬆泡泡』、累赘,深蹲做的多,下身也有力多了。」

就在这狭小的空间,一班业余选手们不输职业运动员的意志和训练量,挑战个人举重极限。(叶诗敏摄)

只不过数字不同,但每个人挑战的东西都是一样的。
方齐智

「其实我唔算(严格)控制饮食。」问他的饮食习惯是他说道。(叶诗敏摄)

「肥喎、大只喎,咁有份量一定大力啦!」我尝试用因「肥」而生的误解去思考,再看到他手握槓铃出尽全力的扭曲脸容,因着不理解而问了无聊一题:「是不是外人难以感受到底推百几公斤有几辛苦?」Raymond却认真解答,「其实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的感觉,当你去试自己最大的重量时,就是那种感觉了。」

听起来很抽象,实质是像推槓铃的重量般把极限「推爆」:「只不过数字不同,但每个人挑战的东西都是一样的,那种感觉便是我们要做的事。」

意志、力量以外,还要技术:「练习最难的是,好着重身体要识控制,不是躺在上面推起支Bar就行,要发挥到最大的重量需用全身去调节,包括脚、背肌、手、胸肌,全都要做到最好才可推到个重量,有力不代表就能推到。」他补加一句:「还有就是,对业余来说,最难是要平衡工作和练习,好像今日我都没有精神,昨日练完今日又要返工,你看我呆吓呆吓。」

年近八旬的教练卜锦文曾打破元老组的世界纪录,在身形庞大的Raymond身旁很大对比。(叶诗敏摄)

「学习健力初期,卜教练要求我做好推举落点问题,改动作后过了一段时间才有突破。」他说那次经验让他明白每一次的进步,都必先经历低沉。(叶诗敏摄)

30岁起步 追赶世界顶尖

运动员每天都面对失败的残酷,但现实本是如此,与上一刻的自己相互纠缠、拉扯、战至突破的一剎。举重室内因施力而咆吼的叫声四起,他说每次比赛前都必定会恐惧、担心,这是正常不过的事。「但我知道背后有教练和队友相助,上到台大叫一声便出尽全力。」那声狮吼,藏着众人的力量。

在世界舞台未及耀眼的香港运动员更明白挣扎的滋味,「即使是参加世界赛,都想予人觉得我们是有实力的,即使不能踏上颁奖台,都让人知道我们有实力挑战和竞争。」是香港人的精神,也是「肥仔」的志气。「好享受代表香港出外比赛的感觉,未成为健力选手前,我只是一个身形肥胖的人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肥仔,从没有想过运动能带给我成就或满足感。」他续说:「以前打篮球因身形而在篮底做一些苦力工作,没有特别明显,玩这项运动本来想锻炼身体,没想到学起来能取得大进步。」

无装备是指没有穿高度支撑装备衣的比赛,参与有装备比赛的Raymond后来换上了硬物料所製、难以伸展的装备衣。(叶诗敏摄)

由于装备衣物料限制伸展,选手需要更强的力量、技巧与适应,推完一Set后他连跟我说话都稍喘气。(叶诗敏摄)

一起认识香港健力选手方齐智(按图进入)

+17+16+15

去年初,他随港队到大阪一个世界冠军级别选手的健身室训练,跟世界最强学习如何控制肩胛骨,「教练叶永玉医生领悟得最多,她用了两个月时间领悟动作,不断用轻重量去实习再教导我们,我们成绩也进步了很多。」

Raymond由260公斤推到270公斤,队友橘井政人则由280去到290多,透过技术训练去提升。对于与世界的距离,他说「很远很远」,特别是世界级选手都是全职运动员,有足够时间和资源训练。「我起步已经迟,别人10几岁开始,我30岁才开始,本身每个去到世界顶级的,都有一些过人之处,不是我们想学就学到;有过人的毅力、技术和自己不同的训练,我们未必可以去到世界顶尖,但我们会尽力去追。」

手掌心因长期推举槓铃而磨损和起茧,「要用刀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